首页 »

世界500强企业几乎都在这个领域创新,可方向正确吗?

2019/11/9 3:34:04

世界500强企业几乎都在这个领域创新,可方向正确吗?

时值年底,不少企业在回顾一年成绩时,都会突出自己的CSR成果。CSR,即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简称,是指企业在创造利润、对股东负责的同时,还要承担起对社会、环境和员工的责任,其主要内容包括经济、社会和环境三大方面。不难发现,世界500强企业个个都强调CSR,因为企业间有一共识,那就是“企业只有保持经济、社会、环境等CSR三大领域的协调发展,才能实现健康持续成长的终极目标”。

 

有人于是将企业CSR等同于慈善或者公益,在各种CSR的成果中,不乏慈善捐赠、公益宣传等活动。但在第一财经近日主办的“仁商•创新驱动力”主题论坛上,部分企业代表和CSR专业人士提出,CSR领域的创新才刚刚起步,因为在全社会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今天, 围绕CSR也可以有很多有价值的创新项目或创新模式,而绝非简单的捐赠或宣传。

 

刘海军

 

坐在轮椅上的刘海军就给出了很多好的建议。他有不少头衔:北京朝濡影响力企业管理公司的创始人、深圳市蜂群物联网公益基金会的发起人、深圳市社会影响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但在他自己看来,最重要的身份还是一个在CSR领域实践了13年的创新者。在谈及CSR创新时,他率先提了一个问题:慈善和公益到底有什么区别?

 

刘海军赞成一些人的回答:“慈善是接受痛苦,公益是增加喜悦”。他说,这个问题的根本作用旨在提醒外界:“减少痛苦”和“增加喜悦”的关注点不同,因为“初心不同,模式也不同,产生的效益也不同”。同样的,在CSR领域创新,不论是创业者还是企业,都应该想一想自己的“初心”——“这个初心不单单是精神层面的,而是要以社会需求为驱动,用一个普世的社会问题来激发参与者的真正情怀。”一言以蔽之,就是CSR创新与其他创业创新一样,也强调“以社会需求驱动市场机遇”。

 

刘海军坦言,自己是残障人士,所以在创新中尤其关注残障人士的生活和工作。在他13年的实践中,遇到过不少有价值的项目,被他认为是CSR领域创新可以参考的样板。

 

第一个案例是残友集团,这也是刘海军曾担任过负责人的企业。残友集团发展了十几年,所有员工都是残障专业人才,因为在企业管理层看来,只要项目合适,残障人士可能比健全人有优势。刘海军解释说,残友集团旗下有一家企业主要为阿里巴巴等巨头提供远程客户服务,其员工基本都是出不了门的残障人士,但他们只要会打字就有机会获得这份工作。因为在传统的人力资源中,“不能出门”、“连续6小时在线服务”等岗位要求让很多健全人士觉得是一种束缚,但对出不了门的残障人士来说,他们反而具有优势。在刘海军看来,新经济时代,技术创新能让弱势群体与新的工作岗位之间形成契合点,曾经的“弱势”也可能变成优势,这就是一种有价值的创新,可以说是“增加喜悦”。

 

还有一些案例是围绕助听器、轮椅等残障人士的辅助设备展开创新。刘海军举例说,市场上大部分助听器的价格在3万元左右,导致中国有很多听障人士由于价格的原因未能佩戴助听器。这时,一名浙江大学毕业的声学博士用专业技术提高了助听器的性价比,提出要生产让更多人买得起的产品,“这家公司发展不到三年,已经被国外的大型电子公司收购。”刘海军说,这一创新成果,正是由社会需求所驱动的。

 

他还介绍说,一小群来自丰田、索尼等日本企业的创新人士在硅谷成立了一家名叫“WHILL”的公司,瞄准的是轮椅创新。他们的创新不仅是增加轮椅的功能或提高轮椅的便捷性,而是从更广的领域出发,设计出能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具体来说,常见的轮椅只有黑色、深蓝、红色等三种颜色,“有一天,一个准备谈恋爱的女孩子穿上非常漂亮的衣服、带着非常漂亮的发型,想去见一个男孩子,可坐上传统的轮椅,(因为轮椅不漂亮)马上就被减了好多分;但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坐上‘WHILL’,是会加分的”。刘海军强调,说这个例子是为了提醒CSR领域的创新者,应当重新定义“慈善”或“公益”的概念,要能以用户需求为驱动去创新产品,“创新不一定是医疗产品,而是可以帮助弱势群体进入主流社会。”

 

周健工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CEO周健工认为,CSR本身是全球化产物,对商业机构来说,它更关注市场的痛点,本质上还是为市场提供产品和服务。所以今年,第一财经提出了“善商业”理念,认为CSR领域的创新应当遵循“善商业”的特点,即具有主动性和自发性、战略性和系统性、内生性和外联性、可持续和可传承性、关联性和创新性等五大特性。具体来说,就是企业应主动和自发地承担社会责任;CSR战略应作为企业的核心战略内容,并系统性开展;CSR战略应内生于企业内部,同时影响及联动利益相关方;企业CSR战略和实践应可持续、可传承;企业CSR战略应与自身主营业务、技术、产品或服务相关联,且能与时俱进、创新升级。

 

金锦萍

 

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则根据目前部分公益金融与慈善信托的发展趋势,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她认为,公益金融的本质不是营销,而是金融企业社会责任的主动承担,它应当是金融机制在公益领域的运用,包括小额信贷、公益众筹、影响力债券等。“从利益共同体或者价值共同体角度去理解,公益金融可以是相互保险,以共同体作为出发点,也可以作为归宿。所以,公益金融不仅仅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也是对原先传统金融理念的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