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哀帝与董贤的“断袖”之恋,给了王莽一个什么样的绝佳机会

2019/11/9 3:34:04

汉哀帝与董贤的“断袖”之恋,给了王莽一个什么样的绝佳机会

汉成帝即位后,他的母亲王政君被尊为皇太后,并任命大舅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外戚王氏开始执掌朝政。不久,王凤的五个兄弟王谭、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时也同日被封侯,称为“五侯”。汉成帝纵情于声色之间,朝廷大权完全被太后政君及王氏兄弟所操纵,王氏势力日益膨胀。

 

名儒刘向见王氏权位太盛,专门写了《洪范五行传论》11篇上奏给汉成帝,希望通过历史上的符瑞灾异变化来提醒他。汉成帝也明白刘向的用心,但还是下不了夺王氏权的决心,甚至朝廷决策没有经过大将军王凤都无法决定。汉成帝打算任用刘向的儿子刘歆为中常侍,但左右认为此事应取得王凤的同意。汉成帝觉得这是小事,不需要通过王凤。左右大臣竟“叩头争之”。汉成帝无奈,只得同王凤去商量,没想到王凤居然真的不同意,汉成帝也只得作罢。

 

大臣王章刚直敢言,王凤推荐他担任了京兆尹,但王章却看不惯王凤专权,并没有因此依附他,相反还借日全食之事,说这是由于王凤“专权蔽主之过”,建议汉成帝罢免王凤。汉成帝听了王章的话,决定罢免王凤。王政君得知后,非常生气,以绝食相要挟;而汉成帝又是从小就同王凤这个大舅很亲近,也不忍心真的就一下子废掉他,结果是反过来命令尚书弹劾王章,并以大逆不道的罪名将他投入了大牢,王章最终死在了牢里。经过此事,王氏兄弟的权势更盛了,他们争为奢侈,招权纳贿。唐朝诗人韩翃有一首著名的《寒食》诗,就写尽了当时王氏的权势: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太后王政君有个叫王曼的弟弟,死得早,留下一个儿子王莽。王莽同他的那些叔叔和堂兄弟们不同,他为人节俭,谦逊好学,乐善好施,赢得了很好的口碑。王凤临死前将他托付给了王政君和汉成帝,汉成帝对他印象也不错。王凤去世后,王氏兄弟王商、王根相继担任大司马,执掌朝政。王根又推荐王莽代替自己担任了大司马。

 

但就在这时,朝廷发生了重大变故。汉成帝宠幸赵飞燕姐妹,纵情声色,但没有儿子,便立弟弟定陶王(原山阳王)刘康的儿子刘欣为太子。一年后,汉成帝突然死亡,刘欣即位,他就是汉哀帝,王政君成为了太皇太后,而汉哀帝的祖母傅太后被封为帝太太后(后改皇太太后),母亲丁氏为帝太后,外戚傅氏、丁氏开始得势,王莽也被汉哀帝罢免,回到了自己的封国南阳。王氏失势了,只剩下王政君还是名义上的太皇太后。

 

汉哀帝削弱了王氏的势力,但自家的外戚傅氏、丁氏的权势却日益膨胀,傅太后更是肆意干预朝政,傅氏、丁氏两家外戚也是胡作非为、横行不法,比起王氏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汉哀帝想封傅太后的堂弟傅商为侯,尚书仆射郑崇认为不符合制度,“逆天人之心,非傅氏之福也”,拒绝签发诏书。傅太后大怒说:“何有为天子乃反为以臣所颛制也!”汉哀帝无奈,只得亲自下诏书,封傅商为汝昌侯。

 

就在傅氏、丁氏等外戚逐步取代王氏之时,他们自己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对手:董贤。董贤本是汉哀帝的随从,因长得英俊漂亮,深受汉哀帝的宠爱,甚至到了出则同乘、卧则同榻的地步。据说有一次汉哀帝一觉醒来,董贤尚未醒,压住了汉哀帝的衣袖。汉哀帝怕抽衣袖惊醒董贤,将衣袖割断起身而去。这就是 “断袖”典故的由来。董贤的妹妹也被册封为昭仪,仅次于皇后;其父董恭被任命为少府,赐爵关内侯。这还不够,汉哀帝还想封董贤为侯,遭到了满朝公卿的反对。汉哀帝下诏将公卿痛骂一顿,亲自册封董贤为高安侯。

 

董贤贵幸日盛,严重损害到了傅氏和丁氏两家外戚的利益。他们之间相互争宠,开始了明争暗斗。汉哀帝为了摆平,封傅太后的堂弟、自己的老丈人傅晏为大司马、卫将军,舅舅丁明为大司马、骠骑将军。但董贤却借日全食之事,让汉哀帝罢免了傅晏,董贤自己取代傅晏被封为大司马、卫将军,董氏的亲属也纷纷得到重用,“宠在丁、傅之右矣”。这还不够,汉哀帝还异想天开,打算把皇位禅让给董贤!

 

就在傅氏、丁氏两家外戚和董贤争权夺利之时,王氏却在暗中等待机会。王莽回到自己封国后,闭门不出,他的儿子杀死了一个家奴,他令儿子自杀给家奴抵命,由此也赢得了很好的口碑。傅氏、丁氏的横行不法,更让吏民感到相比之下还是王氏好,于是纷纷上书替王莽说好话。汉哀帝迫于舆论的压力,招王莽回到京城,伺奉王政君。不久,傅太后去世。一年后,汉哀帝也去世,他没有留下继承人,王政君便以太皇太后的身份抢先入宫,收取了皇帝的大印,并委派王莽为大司马、领尚书事,掌管了朝廷的军政大权。傅氏、丁氏都免去官爵,赶回老家;董贤被逼自杀,相关人等都受到了处理。同时,立中山孝王年仅9岁的儿子刘衎为帝,是为汉平帝,改元“元始”,这一年恰好是公元元年。王莽执掌了朝政,并被册封为安汉公,“百官总己以听于莽”。八年后,王莽取代汉朝,自立为帝,国号“新”,建元“始建国”。